个人资料
邦澳沐彪
桃花妖文/三千八百旧日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梵衲,别往下想了,庙里惟有一个伶仃的老梵衲。庙外有片桃林,桃林中有株桃树尤为强悍,着花也最为繁华。有上山砍柴的人
邦澳沐彪
    邦澳沐彪 您当前所在位置:邦澳沐彪 > VR天地 >

    
和尚立刻撸起袖子 (2021-04-02 16:00)

  桃花妖 文/三千八百 旧日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梵衲,别往下想了,庙里惟有一个伶仃的老梵衲。 庙外有片桃林,桃林中有株桃树尤为强悍,着花也最为繁华。有上山砍柴的人每每会在大桃树下瞥见一名粉衣女子,认为惊异,再一眨眼,女子便瞧不见了。 此事传到山下的小城里,人们皆说山上有妖。 有人贪女妖玉容,特意走到桃林去看,却迷了路。在桃林间偶然能瞥见女子幻影,快活地去追,眼看着将近追到时却一头撞在树上,头破血流。故因好奇去看女妖玉容的,皆捂着脑袋哭天喊地地奔下山来,矢言再也不要到山上去。 直到有一天,小城里来了个梵衲。探访山上的寺庙。 有人说,那寺去不得,桃林是入寺必经之路,林中有妖。那寺庙百年间无人拜访,怕是早已荒败了。 梵衲只当没听见,探访到道路便上了山。 梵衲入了桃林,没见到桃妖,出了桃林,没找到寺庙。 他在山上寻了个遍,便是没寻到寺庙的半点儿影子。 梵衲有些酸心,有些无措。 当年师父把他从雪地里抱起,曾算过他的原因。乃此山寺中人之子。 一起初梵衲也不坚信他是个梵衲的儿子,终于这出身颇不但亮。可岁月流逝,师父去往极乐,世间空留他一人孤苦,想起此处寺中有个俗世家人,专程来寻。怎地到了地方,却不见寺庙,没有梵衲? 是师父骗他? 是他寻错了地方? 好像都不是。 那……是这桃林?他修炼百年,自能感受到那桃林妖气油腻。莫不是这寺庙香火不盛,寺中人修为太低,致使被妖魔淹没? 也不是没有大概。 思及此,梵衲登时撸起袖子,手掌朝天,倾刻间便化出了个通体金闪闪的斧子。 去砍了那桃树,除一患难,也为那被淹没的寺庙报复。 阿弥陀佛。 梵衲提着斧子进了桃林。擒贼先擒王,梵衲朝那棵最大的桃树走去。 一齐上耳边有风声,妖声,女人的柔声。有桃枝化手,触摸他的面颊。有桃花化水,滴在他腻滑的脑袋上。 梵衲心天真念,并不为这些幻象滋扰。径直走到最大的桃树下,举斧便砍,却听天上雷霹雷隆。 不远方几块巨石化成寺庙,巨石中心孕育的桃树化为一个老梵衲。 梵衲豁然开朗,幸运这一斧子没有劈下。 本来寺庙是山上石妖所化,梵衲是桃树所变。 他,实在是桃妖之子。 梵衲松了语气,难怪他轻松练得高明修为可活百年,本来如斯。 可寺中仅仅一个老梵衲,奈何滋长出他? 梵衲固然明白本人的身份,但他终于是个梵衲。那寺庙中的,也终于是个老梵衲。 梵衲规规则矩走入寺庙行了礼,又行了俗世认亲的礼,适才起家,道出心中怀疑。 老梵衲拍着梵衲的脑门哈哈大笑,吾乃桃妖也,一树可开万万多花,接万万个果,一个果滋长一子,尔可是吾万万子中一个。 梵衲顿悟,不免心下认为惊异。复又问其余的在哪里。 老梵衲摸着胡子,指着远方的桃林,皆在此了。 本来山上只老梵衲一只桃妖,其余皆是其子罢了。桃树修行慢慢,百年来也只可改观些幻象,不愿成形。唯有梵衲红运,被路途此地的高僧捡到,植在古刹里,逐日受佛法熏陶,加上高僧,成为得道高僧。 梵衲的师父证得佛法宽大汜博,可教桃妖成正果,于是免于百年苦修,自己亦修成正果。 此过后来传为美谈,辅导诸多妖魔界的良善之辈羽化成佛。 俗世中人,则听个稀奇,受几番教学。最让人捧腹的,依旧小城里的贪色之徒,最终也不知被一群怎么的桃妖调戏。

  

Powered by 邦澳沐彪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6-2021